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香港赛马会 > 多行收藏 >

朱奎:赝品没有外行想得那么多 收藏要有恒心

归档日期:06-11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多行收藏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两年一届的世界华人收藏家大会,总能看到许多奇人。比如朱奎,他做了十多年文学编辑,自己写的儿童小说被翻译成多国文字,被改编为动画片。赴德留学后,朱奎打过工,开过饭店。 《法兰克福汇报》津津乐道于他在一千多平方米的花园里复建了一个小中国城,牌楼、九龙壁、石亭、琉璃顶样样齐全。可他最得意的还是长达20多年的古陶瓷收藏,成化五彩杯、乾隆青花盘、雍正仿竹釉笔筒……数百件藏品构建了一部不可复制的私人收藏史。“一个藏家也是一个玩家”“只收不出”“论全中国懂瓷器的人,我排得进前十”,他对瓷器的执着和自信令人难忘。正因为有了众多像朱奎一样的人,才有了如今华人界的收藏盛世。

  朱:主要受家里影响。小时候老看见叔公从他的床底拿出瓷瓶去古董商店售卖。我很好奇,偷偷跑去翻,他的床下摆满了各种大大小小的瓷器。长大以后才知道,爷爷解放前是开当铺的,去世后把好东西都留给了叔公。一直到叔公去世,他全靠变卖古玩家居补贴家用。有一次,我和故宫博物院的同道参观故宫瓷器馆展览,我很骄傲地说,这里一定有我叔公变卖的瓷器。或许正是有这个好古的基因在,我从小就喜欢瓷器,工作后的收入几乎都用于收藏。

  朱:多看多学多问。1974年,因为文笔还不错,从黑龙江建设兵团被借调到编辑部。几年后文学热蔓延大江南北,全国各地都有创作会议、笔会,我趁机走访博物馆。时间长了,大家都知道我有这个爱好,有的博物馆还没有正式开幕,也为我一个人打开方便之门。印象最深刻的是参观还在筹建的湖北荆州博物馆和河北平山博物馆,真是大开眼界。那时候玩收藏的人其实也不少,作协工作人员、作家、编辑、艺术家,我们有一个小圈子,常常聚在一起交流。

  朱:太多了,有一次熟人拿来一个明代早期的青花大罐,索价120元,我讨价还价100元成交,因为罐子太大,骑车不方便,约好几天后来拿。结果他反悔了,说广州有人开价一万元要买。当时是1978年,你想想那时候工资才多少钱。我对朋友说,一万我没有,我喜欢瓷器这么多年,第一次见到那么漂亮的青花瓷,这么大的器皿太难得了,再过几年不知道什么价位。到了年底,朋友又来了,这回手里拿着一张《参考消息》,上面印着和他的青花大罐花纹、形状几乎一样的罐子,在纽约苏富比拍了76万美元。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了,我听说他至今还留着这个罐子,这是他唯一的收藏。

  朱:法兰克福罗马广场附近有几十家古董店、邮票店,家家都有漂亮的中国老瓷器。邮票店里的邮票不仅便宜,而且只卖不收。我每月打工收入都变成了瓷器或者邮票。后来,谢稚柳先生的弟子、我的好朋友沈伟宁从法国打电话约我见面。当时法国国家图书馆请他鉴定《圆明园48景图》。这是火烧圆明园时被法国上校劫掠回国的宝贝。为了查明出处,他接触了大量英法联军在中国劫掠的材料。这次见面把我泛泛的收藏带入了新的领域。我第一次意识到欧洲人非常重视家族传承,这是一个机会,应该也多多关注劫掠者后裔。加上德国有各种收藏协会,无论你收藏什么,都有热心同道互通消息。遍布全德的周末古董跳蚤市场更是给了我大显身手的机会。

  朱:要看机缘巧合。比如在吉森市的古董市场,我看中了一柜子的鼻烟壶,都是清三代精美铜胎和瓷胎珐琅官窑彩器,还有的是镂空转心造型,只要50到100马克。我全部包下了。德国卖主很开心,又给我秀了一个小瓷杯,我第一次碰到这么好的中国瓷器,瓷质如脂似玉,黄彩开片含有黄金,金光灿灿,绿彩透明呈鱼子纹状。直觉告诉我,碰到了真正的好东西。二线马克拿下。回家后,我翻了赵汝珍的民国版古玩指南,确定这是难得一见的成化斗彩。后来我找到卖主,去了他家淘宝。原来他是德国老兵的后裔,还给我看了祖辈在北京老城墙的照片。在他家,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小而精的宫廷瓷器,这奠定了我对中国宫廷瓷器收藏的基础,也是我在德国淘到的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桶金。

  朱:除了机会,还要有恒心。我在法兰克福的古董店里看到两件明成化生肖俑,一件人身虎首,一件人身犬首。老板说他一共收到了8件,都卖掉了。我死缠烂打,他给了我两个顾客的通讯地址和买主的联系方式,从此我开始了追踪收购。从1991年到1997年这家古董店倒闭,我几乎每周拜访。我当时开的饭店在吉森,每星期都要采购,我特意绕道60多公里去法兰克福采购,就为了打探和关注他的回头客。那几年时间,我成功地将一件残品和其他几件不同的成化瓷塑纳入收藏。爱收中国瓷器的名头大了,慢慢也会有人找上门来主动求售。

  朱:一开始不理解,经常因为我把钱都拿去买古董了。我和太太的收入也是各拿各的。不论什么场合,我都喜欢拿着一个瓷器小件细细把玩,就连每天散步也不例外。睡觉也会拿件瓷器抱到枕头边上,细细揣摩。有时候太太会开玩笑地说,你干脆和瓷器一起过吧。这几年,她开始慢慢理解,喜欢上了我的收藏。

  朱:旅居德国二十多年,到德国买的第一件瓷器就是宋三彩,才知道中国还有宋三彩。按照清末有关文献记载,法军开到圆明园时只有几辆车,走的时候车队有8公里长。仅法国侵略军统帅佛尔雷一个人抢劫的珍贵财物就有40箱。某个拍卖行一次就替联军的一个士兵鉴定了500件从中国掠夺的皇室收藏。

  荷兰、法国、英国、波兰、土耳其、东南亚等国,这些国家的博物馆、古董店、拍卖行以及欧洲大量的私人收藏与传承,真正让我了解我们老祖宗伟大。我学会了按图索骥收藏,因此认识了一大批古董店的老板以及一些当年驻华外交、海关及侵华老兵的后裔。德国人有一句老话,ha bensieming vasen?意思是说,你有明代瓷器吗?这句话也代表了大批欧洲人的爱好兴趣所在。

  朱:我觉得国内有些夸大赝品比重。十多年前我去大英博物馆,它的藏品数量几乎和国内博物馆没有区别,这两年再去,它的馆藏丰富了很多,有很多国内看不到的东西,说明这几年它的征集一直没有间断,那么多珍品哪里来的?不可能都是赝品吧。收藏越热,发掘的好东西也越多。

  有的时候我们太墨守一种观念,比如说汝窑,传统的说法是流传有序的汝窑只有76件。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、中国古陶瓷学会常务理事赵青云就不同意这个说法,他认为76件仅仅是博物馆里有来头的文物。光经他手的就有上百件,我支持他的看法,有时候不要自己把自己框死,假亦真时真变假。

  朱:不客气地说,现在国内文物贩子太多了,乾隆转心瓶在英国拍了几个亿,国内立刻冒出了一堆跟风涨价的。还有鉴定节目,这边嘴上说是假的,一转头就想低价收购,缺少职业道德。另外物品整理工作也做得不够细,就拿最简单的邮票目录来说,中国自己的目录远远没有外国人整理的中国邮票详细,连错版票介绍都没有。

  朱:我女儿对收藏兴趣不大。我曾经想过开设私人博物馆,不过花费太浩大了。我希望有生之年可以看到自己的收藏重归祖国的怀抱,在公益博物馆里出现。

本文链接:http://wsfcsmagnets.net/duoxingshoucang/614.html